欢迎光临中国再生水网
亚洲水回用会议专题
栏目热门文章
从水资源利用效率看水资源危机的出路
浅谈日本的水资源管理与水处理工艺
北京打造“海绵城市” 吸收利用雨水
北京一年节水7800万立方米
《城市水蓝图》显示中国17城水污染严重
美国地质勘探局:美国年用水量打破1970年以来的最低记录 Water-usage in U.S. hits record low since 1970
李克强:解决农村饮水安全 惠及亿万群众
南水北调:清渠北流
浙江义乌持续干旱 庄稼倒伏、田地龟裂
北京年收集雨水≈200昆明湖
技术资料

您的位置: 中国再生水网 水资源与水安全 “以水定人”背后的中国水污染现状
发表时间:2014-06-10 09:38:35 编辑:编辑11 来源:大公网 点击量统计:1330

导语
        自来水到底安全不安全?在当下中国,这是个太难回答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  水中有多少有害物质,普通人也根本无从判断。
        近日,北京市政府报告中,把水资源提价作为新的人口调控手段。我们不禁疑惑:为什么现在开始“以水定人”?北京水资源的承载力到了什么程度?水质又如何?水源有多少被污染?甚至于,我们喝的水还干净吗?
01 北京人口调控新政策 “以水定人”?

 4月2日,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公布居民阶梯水价调整方案,基准水价在每立方米4元的基础上,拟上调0.95元或1元。据悉,从5月1日起,北京市将实行第二套阶梯水价方案,第一阶梯水价居民用户每立方米上调一元。

超采数十年,北京已处于一个巨大地下水大漏斗上,赫然列入地面下沉城市之一
         4月2日,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公布居民阶梯水价调整方案,基准水价在每立方米4元的基础上,拟上调0.95元或1元。据悉,从5月1日起,北京市将实行第二套阶梯水价方案,第一阶梯水价居民用户每立方米上调一元。
         超采数十年,北京已处于一个巨大地下水大漏斗上,赫然列入地面下沉城市之一。
*北京人口调控从“以户籍管人”到“以水定人”
        4月23日,北京市委常委召开扩大会议,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和国务院有关会议精神。市委书记郭金龙说,北京水安全问题的症结是人口无序过快增长,深层次原因是功能过度集聚。“我们必须拿出更大的担当精神,坚持以水定城、以水定地、以水定人、以水定产的原则,坚定不移地推动首都人口和功能疏解。”
        在北京,从最初的户籍人口调控,到后来的流动人口调控;从不断攀升的房价,到汽车摇号,都已经成为限制人口的有力手段。今年的北京两会上,政府又启动了新一轮的人口调控。除了主要针对低端人口的“产业调控”、“以房管人”,“交通评价”、“水资源评价”也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。
        4月29日,北京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在水价调整通气会上表示,从5月1日起,北京市将实行第二套阶梯水价方案,第一阶梯水价居民用户(年用水量不超过180立方米)每立方米上调一元。专家认为,这是利用经济手段,提高生活成本,调控人口规模。可是,北京水资源紧缺早已成共识,为何现在才强调“以水定人”?
*北京因地下水超采形成约1000k㎡漏斗区 
        提起北京缺水的现状,很多市民缺乏直观感受,因为随时拧开水龙头都会有水。但是,北京市水务局表示,水资源自然禀赋不足、严重短缺是北京需长期面对的基本市情水情,即使南水北调江水进京,也很难彻底改变北京水资源相对短缺的定位。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为保证供水,从1999年起,北京就开始超采地下水,每年超采约五亿立方米。据北京市水务局介绍,截至今年1月,北京地下水已连续十五年超采,地下水位比1998年同期下降12.83米,地下水储量减少65亿立方米。此外,北京地下已经形成面积约1000平方公里的地下水降落漏斗区。漏斗中心位于朝阳区的黄港、长店至顺义的米各庄一带。
        按照北京市规划和相关文献,万元GDP水耗如果达到香港的水平,北京最多能承载2300万人口。专家认为,按照这个数字的承载量,水资源可承载的人口数量现在已接近饱和。北京市政府“以水定人”的政策,正是为了缓解北京市的资源与人口之间的矛盾,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,要把水资源的稀缺性通过价格传达出去,让家庭和企业自己决定是否留在北京。 
02现状:地下水、地表水污染有多严重?

国土部发布的《2013中国国土资源公报》显示,地下水水质较差和极差两项的占比达到59.6%,超过了水质呈优良、良好、较好三类所占的比例。

汉江武汉段水质污染后,武汉市水务、环保部门提高了汉江沿岸水厂进、出水监测频率,每半小时监测一次,出厂水质不达标严禁进入供水管网。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摄
*国土资源部:全国近六成监测点地下水质“差”
        北京市的供水有60%以上来自于地下水,换言之,北京市居民喝的每三杯水中,就有两杯是来自于地下。所以,地下水水质一直备受人们关注。放眼全国,由于地下水分布广、水质好、储存量大,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地表水时空分布不均、动态变化大的不足,成为许多地区,特别是北方地区不可缺少的重要供水水源。
        4月22日,国土资源部发布的2013中国国土资源公报显示,全国在203个地市级行政区开展了地下水水质监测行动,其中水质呈较差级的监测点2095个,占43.9%;水质呈极差级的监测点750个,占15.7%。“较差”与“差”,二者相加接近六成。
        据统计,从2011年至2013年,水质较差和极差的监测点占总数的比例分别为55%、57.4%和59.6%。可见地下水水质逐年变差,但官方公报对于如此惊人的数字和逐渐恶劣的趋势还是十分“平静“:“总体来看,2013年,在全国有连续监测数据的水质监测点中,地下水水质综合变化趋势以稳定为主,呈变好趋势和变差趋势的监测点比例相当”。
        对于多于半数的“差评”,官方竟在公报中笔墨却如此“中庸”,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更何况,这个极差数据还包含很大“水分”。因为该次检测只针对了城市水厂,而我国更大的区域是乡镇农村,那里数以万计的小自来水厂情况,无疑更没有安全保证。
*武汉水污染影响30万人 上游江水严重污染
        地下水污染程度如此之重,那么我们饮用的自来水还是否安全?这似乎是个有答案却又无解的问题。据监察部门统计,近几年中国水污染事故每年都在1700起以上,仅今年1月至今,全国范围内媒体曝光的自来水异味事件也已达10余起。近日,兰州自来水苯超标事件更把“水污染”这一话题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。然而,这边还未平息,汉江武汉段水质又开始告急。
        2014年4月23日至24日,汉江武汉段水质出现氨氮超标,导致此段水域三大水厂紧急停产,武汉市260平方公里面积停止供水,30多万居民、数百家食品加工企业用水受影响。24日下午,三水厂均已恢復正常供水,但众多居民做晚饭时还是选择了桶装水,“谁知道处理水加了什么东西呢?”武汉龚先生担心不已。
        在停水期间,水厂取水口上游20公里处,汉江干流监测口新沟段水质为劣V类(最差级别),已被严重污染。当时质量发布系统显示水质功能为:除调节局部气候外,几乎无使用功能。据了解,关部门在发布信息的前一天就发现此段水域已被污染,但还是三缄其口,直至污染数值愈来愈大,对人的身体产生严重威胁,才公之于众。
        无独有偶,4月25日,江苏省市政风热线联动直播走进淮安,住在淮安柴米河边的陈女士带着一瓶如墨水般、并散发着恶臭的河水样本走进直播现场,当场向环保局局长下跪,请求尽快治理柴米河污染问题。淮安柴米河为区域主要排涝河道,河道两边居住着大量居民。当地居民如何度日,我们可想而知。
03从水源地到水龙头,多重污染层层相扣

 2013年3月,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,流经着一条沿岸的村民称其为“牛奶河”的河流。当地工矿业排放的尾矿水,直接注入了这条河流中,使其变成了牛奶般的白色。

2006年5月,群众举报东莞福安纺织印染有限公司偷排高浓度印染废水事件。该厂污水处理能力仅有2万吨,但平均每天产生的废水量至少4.7万吨,剩余的2万多吨废水都是偷排。

我国很多地方使用的都是铜质或者是合金的水龙头,它的材料中铅的含量是4%-8%;并且如果水龙头长久不用,内壁便会产生绿色铜锈,里面存在的铅等有害物质就可能释放到自来水里,导致自来水出现问题。
        水源地污染,是现在自来水领域的最大问题,上述武汉、淮安污染例证只是其近期发生的“沧海一粟”。 
        水利部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,目前我国水库水源地水质有11%不达标,湖泊水源地水质约70%不达标,地下水水源地水质约60%不达标。全国城镇中,饮用水源地水质不安全涉及的人口达1.4亿人。
山西长治苯胺泄露、昆明东川小江变“牛奶河”、京密云水库上游存在垃圾填埋坑、贵阳境内多条河流污染严重、广西贺江遭重金属污染水库关闭……近几年,水源地污染情况比比皆是,基本上都是污染企业的违规排放造成,一旦水源受到污染,往往会在后续处理环节层层加码,从而形成更多有害物质,造成恶性循环。
        从我国的政策来讲,只有划分为一二类等级的水源基本上才能作为饮用水源,后来因为一二类实在太少,所以三类默认也可以作为饮用水源,而且现有的饮用水源大概也就是一半左右可以达到三类的标准。“按照标准,三类水源地是不符合要求的,但因为水源地的污染太严重了,所以三类水源作为饮用水水源地也就成了行业内的‘潜规则’。” 环保部权威专家刘文君说。
*传统水处理工艺仍是主流
        除水源地之外,从处理工艺到水龙头,还有许多不可见的再次污染。
        据统计,全国县以上4000多家自来水厂中,98%仍使用传统工艺。目前,仅有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和杭州、郑州等部分城市的部分水厂实现了深度处理。滞后的水处理工艺,叠加不合格的水源,自来水严峻的水质现状事属必然。 
        一位业内人士坦言,受经济承受能力所限,目前国内水厂都是用很多年前的加氯处理工艺,已经无法把现在水质中所含的有害物质完全过滤掉,约30%的小分子有机物是处理不掉的,个别重金属更无法处理。
更可怕的是,水源污染越严重,自来水加工过程就需要添加更多的氯,由此产生的消毒副产品就越多,而这些聚合物不会因为水煮沸而去除,当前,我国自来水已知的消毒副产物有300多种,其中有几十种是可能致癌、致畸、致突变、导致人体免疫力和生育能力下降。
*二次污染:水龙头最后一米的污染
        水厂处理后,水流入城镇供水管网,最终到达用户水龙头。相较于水源和加工工艺,自来水的“入户之路”也不太平。老旧管道再加二次供水,让已堪深忧的自来水水质雪上加霜。
        作为自来水入户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管网对自来水的安全同样有很大的影响。住建部在曾调查数百城市的供水管网,发现管网质量普遍低劣,已不符国标的灰口铸铁管占50.80%,普通水泥管占13%,镀锌管等占6%。这三类低质管网主要铺设于上世纪70年代至2000年之间。目前,全国仍有大量使用服务期限超过50年和材质落后的管网,导致管网水质合格率较出厂水降低;同时管道的漏损情况严重,“爆管”现象频发,甚至引起全城停水。
        退一步说,即时饮用水处理技术和工艺保证了出厂水水质 ,但若未能有效控制输配过程中的二次污染,饮用水水质安全亦不能保证。尽管目前并无确切数据表明这一问题的严重性,但老旧管网带来的二次污染已经显而易见。许多老旧小区内二次供水的水箱处于无人看管状态,常年不清洗,不消毒,有的水箱连盖都没有,水箱内积淀了厚厚的淤泥杂质。
        水龙头铅超标也是影响自来水水质新的隐患,近日,温州市家庭作坊生产的毒水龙头被曝光,经检测其锌含量超出国家标准十倍,铅含量超出国家标准81倍。可以想象,这样的水龙头污染自来水有多严重,而这最后一米的污染,对人体的危害不可估量。
04水与疾病 三大污染源加重地下水污染

2013年2月,我国政府环保部在官方文件首度承认中国存在“癌症村”。图为环保人士制作的中国癌症村地图。

2014年春节过后,胶州胶西镇村村民发现,每天晚上有人偷偷将垃圾倒在村西侧的路边。短短两个多月,形成近千米的垃圾带,至少有上百吨垃圾。
*水污染致全国“癌症村”增多
        现在中国的长寿村越来越少,癌症村越来越多。而且全国31个省市区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与饮水水质有关的癌症发病区。署名为“徐超-环保研究员”的新浪微博用户表示,我国数十“癌症村”中,64个有由水污染导致,排名第一。从北到南,“癌症村”分布图和水质污染图惊人相似。
        陕西商洛市商州区贺嘴头村。村民赵淑媛说,过去这里河的上游都是造纸厂流出红水,还有酒精厂、金属化工厂,现在河边的沙子挖下去两米多就是红色或者黄色。从1991年到2003年间,全村共有46人因癌症死亡,高峰期时几乎一个月死亡一名村民。
        广东东莞东城牛山社区。附近牛山垃圾填埋场近两万平方米,空气有臭味。垃圾山的下面是一个池塘,水面上七成都堆着垃圾,池水已经变成黑色。而垃圾山上流下来的污水部分流入同沙水库,严重污染水源。社区的两个村子3年7人得癌症,已有6人死亡。
        海南万宁市北坡镇南岛村。村子上游的太阳河的旧河道和各条支流大多变成了流通不畅的死水,污染源不断增加,出现海水倒灌等现象,淤积河道臭气熏天。1997年至2001年,这里患恶性肿瘤死亡人数多达165例,该地区患恶性肿瘤死亡率高达1.17%。
        虽说,不能说所有的癌症都是由水污染而起,但诸多“癌症村”居民所居住的环境的确不容乐观,地表水和地下水均受到一定的污染。而水源如此堪忧的这些地区,饮用水也极可能成为癌症高发地的“潜在凶手”。
*地下水污染“凶手”:垃圾厂、加油站、工农业废水
        众所周知,地下水是我国许多城市饮用水的主要来源。然而,大中城市的地下水水质却不容乐观,很多被垃圾填埋场、加油站和工农业以及生活污水所污染,从上述例证就可见其一斑。
        有关部门统计,我国历年累计垃圾已达720亿吨,占地5.4亿立方米,“垃圾围城”几乎都成为城市发展中一道奇特“风景”。中国环境监测总站曾对各类垃圾处理场调查发现,我国垃圾填埋场已发生普遍渗漏,大部分垃圾填埋场排放的污染物,均未达到国家有关污染控制标准。
        而北京作为首都,二、三环以外面积在50平方米以上的垃圾堆就曾高达4000多个。虽然这些垃圾堆陆续被改造或者被埋,但天长日久在雨水的侵蚀冲刷下,垃圾里的有毒有害物质都渗入地下水中。小汤山地区几个高发病村,村民发病率比周围要高出60%至70%,饲养的牲畜大量出现死胎,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村子附近的大垃圾填埋场对地下水质的影响。
        除了垃圾场,加油站也成为我国城市地下水的“污染大户”。上世纪90年代以来,全国建成的加油站点已超过10万座,仅北京市现有加油站就达1000多个。这些加油站的储油罐,一般都采用钢板厚度不小于5毫米的地埋式储油罐,20年之内,一般都不会发生渗漏问题。但20年后,这些油罐由于生锈,往往开始漏油,成为地下水污染的另一个重要污染源。
        另外,在我国,总投资一万亿元左右的7555个化工石化建设项目中,81%布设在江河水域、人口密集区等环境敏感区域,45%为重大风险源。化学需氧量的排放量大概在2400万吨左右,氨氮的排放量大体在245万吨左右。企业向地下排放污水,比向地表排污更隐蔽。即便被发现,5万元到50万元的罚款,也难以对排污者伤筋动骨。
结语
        1997年之后,国土资源部一直在做地下水的评价,但具体到各个城市的地下水状况如何,公众并不知情。环保部门对中国十年来环境质量的全面评估所作出的结论是:局部有所改善,但是从全国来看,从区域性来看,整体的环境质量持续恶化——这样的结论显然是不够的,水污染在大多时候“隐而不见”,对于水污染,公众需要的是更多的知情权。
原文链接:http://news.takungpao.com/special/dggc91/



相关评论

参与0人,评论0条

发表评论 已有0人参与
评论请先登录快速注册新用户

诚征稿件 | 版权声明 | 主办单位 | 网站宗旨 |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中国再生水网 技术支持:北京天慧华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
京ICP备12006143号-1  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536号
首页访问量:2084582